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正文

饮风雪最新章节_ 第27章 游戏而已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河南新闻网

    第二十七章:游戏而已

    傍晚七时许,列车准点到达杭州东站,此刻夜幕刚临,华灯初上,下了列车的我第一时间便给云瑶打了电话,说到站了,而她说她早已在出站口等待我许久了,我这才赶紧提着行李和王苏朝出站口走去。

    眼看出站口就要到了,我内心却是复杂的,有期待也有惶恐。心想云瑶是否如我想象中的那般,但又怕她见到我会失望。27岁的我,说不上帅气,到有点老气,不知这样的形象可否如她意?

    “哎哟”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不好意思啊”

    王苏的一声惨叫把我拉回现实,她竟是被一个狂奔而来的中年男子给撞倒在地,我连忙扶起她,替他拍去身上的灰尘,问道:“你没事罢?”

    王苏却是一脸吃痛的看着我:“脚扭着了!”我不由对那中年男子怒吼:“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这么大个人你都看不到么?”

    中年男子还是一脸愧疚的说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刚要冲上去说你除了说对不起还会干嘛,王苏却是一把拉住我衣袖说算了,说他也不是成心的,我只好就此作罢。

  口吐白沫,手脚抽搐,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走后,我蹲下身子看了看王苏受伤的脚,她穿的是一双高跟鞋,左脚脚踝处开始出现了轻微的红肿,显然伤得不轻,我轻微碰了下,她便吃痛叫了起来。

    “还能走吗?”

    她用一种淡漠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遂后点头道:“嗯,要是你扶着我的话,走上一段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说了一句好吧,便从她腋下穿过搂住了她的腰,右手提起行李,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继续向出站口走去。两人亲密接触,起初都有些尴尬和抗拒,我脸上还一阵红热,后来想着这只是正常的帮扶,便轻松了下来。

    到出站口时,手机响了,我猜想是云瑶打来的,但我没法接,遂叫王苏从我口袋拿了手机,她接过电话向我点了点头,以示是云瑶打来的,我便说你跟她说罢。

    “喂,云瑶啊,你在哪儿,我跟临渊已经走出出站口了。”

    电话那头似是被惊住一般,没有言语,片刻,便是挂电话嘟嘟嘟的声音响起。

    “云瑶她竟然挂了。”王苏疑惑的看着我。

    “挂了?”

    阿西吧,我这才反佛明白过来,我此刻还搂着王苏的腰,她肯定是瞧见了我俩这亲密的样子,误会了。我急忙扶着王苏朝出站口广场的四周搜寻,我知道此刻的云瑶一定西安看癫痫费用是多少还没有离去。我放下行李,从王苏手中拿过手机,给她播了过去,手机响起了她的铃声,我让王苏立在原地,我自顾着跑向人群里。

    广场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我在昏暗的灯光下打量着每一个我瞧着像是云瑶的女孩,有扎着马尾辫带着耳机穿着青白色校服的女孩,有一头长发披肩穿着时尚拿着手机在东张西望的女孩,有一身裙裳一脸焦急疾步穿梭在人群中的女孩,可我不知道,这些哪一个才是云瑶,我电话打过去,不方便接听,再打便是关机。

    我从七点,找到了八点,直至广场上的人群逐渐散去,我才意识到还有王苏在等着我。

    当我回来时,王苏并没有埋怨我,而是关心的问:“找着了没?”

    我失望的摇了摇头,说了声没有。而后便是再次提起行李,扶住她向路边走去。

    “真的不再找找了吗?”

    “算了,她肯定是误会我们俩了,现在肯定是不愿意见我的。”

    我们到路边打了个的士,动身前往我们提前预定好的酒店。路上,迎着灯光车流,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不就是没见上面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网友值得你这么失魂落魄么?我在心底如是的安慰自己,可是越是这般安慰,云瑶的影像却越发浮现在我的脑海。

    德州哪里看癫痫病我们定的酒店靠近西湖,所以从东站到酒店行了很长一段路,直至到了九点半方才到了下榻的酒店。一到酒店,我先是管服务员要了一袋冰,点了两个人的晚餐,而后才各自回房间。洗漱完毕,我拿着冰袋敲响了王苏的房门。此时的她也刚刚沐浴出来,一身淡蓝色裙裳,一头还未吹干的长发。她开门唤了声请进,而我却呆站了一会儿才进去。

    一进她房间,一股淡雅的清香瞬间透入心脾。我在沙发上坐下,拿着冰袋对正在梳头发的王苏道:“赶紧把这冰袋敷在脚上,不然你明天脚要肿的老大了。”

    她举止优雅的坐在我对面,然后把腿伸向了我面前,面带微笑的说:“你帮我敷。”

    我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将目光移到她伸出的腿上,洁白修长的大腿,细滑白嫩的肌肤。手指只是轻微的触碰,都感觉如触电般酥麻,敷个冰袋,我都费了好长时间。

    十点左右,服务员送来了饭菜,我去洗了把手,便将就的在王苏的房间吃了起来,两人似乎都很饿,只顾吃没有多言。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间时,已是过了十点半,我坐在床上不由拿出手机给云瑶打起了电话。

    “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播。”

    还没开机?这丫头不会出什么事了罢?我带着对云瑶的担心,赶紧登上了游戏。

    喂,你们今晚有见云瑶上来过游戏吗?我在家族里询问。

  &小孩癫痫病突然发作了该怎么办nbsp; 一向晚睡的挽歌回了我,云瑶小姐姐,晚上上来过,还开着你号打了家族试炼,直到打完名将她才下线的。不过

    不过什么?

    她好像不开心似的,一晚上都没说话。

    听到这答案,果然如果所料,云瑶是真的误会我了。我急忙退掉游戏,打开qq,在好友列表里找寻云瑶。看着她灰色的头像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但还是不甘心的找到云裳,给云裳发了一条消息。

    云裳,你能帮我联系到云瑶吗,我想跟她说会儿话。

    许久,直到我盯着手机昏昏欲睡时,云裳突然给我回了话。

    我就是云瑶,有啥事你说罢?

    她说她是云瑶,我欣喜若狂,点开输入界面打上云瑶二字,可后面我却不知该如何说起,尽管我心里有千言万语。许久我终是打上了一句,云瑶,我真的好想见你。

    有什么可见的,游戏而已。

    这是她给我的回复,我茫然的看着手机里这行字,念叨着:对,只是游戏而已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