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看游戏 > 正文

夫人,收下为夫可好最新章节_ 第14章 晚餐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河南新闻网

    叶祤把外卖放到桌子上时,秦郁的哈喇子就流遍地。

    叶祤把外卖一样一样地拿出来,在秦郁快到碰到的时候,一手打了过去。

    秦郁委委屈屈地看着叶祤,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钱是我出的!!!

    “饭前洗手!!”叶祤白了秦郁一眼。

    秦郁呼了口气,哎,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叶祤要想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一样,一脸嫌弃地倒掉,然后说,以后别再买这些垃圾食品,如果叶祤这样的话,秦郁大概会一巴掌呼过去,滚你丫的垃圾食品,垃圾都不往你这马桶胃里倒!

    幸好!!外卖保住了!叶祤也没有该死的nc总裁病。

    叶祤拎着发呆的秦郁走到洗漱间,“还不洗?突然不想吃,打算全给我了?!”

    “嘿嘿嘿,怎么可能!”秦郁迅速洗手。

    两人洗完手后,激动地坐在桌前。

    秦郁意外地没有先自己吃,而是把一杯可乐,一份麦乐鸡,一份薯条,一个汉堡,一个鸡肉卷放到叶祤前面。

    “你够饱么?”秦郁担心地问。

    “够了,”叶祤很感动,刚要夸秦郁有良心…………

    “好了,那剩下的就都是我的了!”

    果然,吃货本性!

    然后秦郁就戴着手套大快朵颐了起来。餐桌礼仪全无!叶祤看得几乎目瞪口呆!跟龙卷风卷餐桌似的,简直了,这速度,这画风!!啧啧啧,惨绝人寰啊。

    45分钟后,两人就吃饱喝足了。

    秦郁一脸满足地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啊。爽!隔~~~”

    “老婆,留点形象!”

    “形象?!餐桌上讲什么形象。我和你又不是不熟!”秦郁一脸无所谓。反正没影响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后面那句,意思是沧州羊羔疯什么医院好他是秦郁自己人?嗯!这话我爱听!

    看着满桌的外卖,两人不禁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谁收拾?!”

    “叶祤,我不想收拾。”秦郁委屈地看着叶祤,撒娇!

    “我也不想,没动力啊!”叶祤的大灰狼尾巴又翘起来,大灰狼本性又露出来了。

    “没事!你收拾完,你想要啥动力都行!”秦郁也不是单纯少女,当然知道叶祤这是在暗喻什么,但豁出去了,不就捅两捅没,也就几分钟的事,又不是没捅过。

    “行!”叶大灰狼得逞,起身收拾,几分钟就搞定了。

    (秦郁貌似忘了,叶祤每一次都会把她弄得死去活来的,更何况现在是禁欲那么久的叶祤?!)

    秦郁和叶祤躺在沙发上,一个在追番,一个在电脑前办公。

    叶祤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秦郁见此,很识相地戴上耳机,安安静静地追番。

    过了一会儿,叶祤对秦郁说:“我去书房开视频会议。”

    秦郁笑了笑,“嗯,拜拜。”

    然后两人就这么自己干自己的事了。

    书房内

    司徒出现在屏幕上,“叶祤,我调查了一下秦郁,虽然资料上的信息很齐全,但我觉得很多地方都有可疑的东西,我深入调查的时候,有很多信息都很可疑,秦郁她,很神秘,你,最好不要太信任她。”

    “不信任她?两年前,我生死一线的时候,就是她救了陌生的我,付出的代价是一个女孩最重要的东西,你让我怎么不信任她?!”叶祤反问。

    “叶祤,你知道么,可疑的部分,就是两年前。”司徒沉重地对叶祤说。

    “所以,你是想说,其实救我的也许不是秦郁?!”

    “不是,救你的就是秦郁,但是,秦郁的救你的原因,动机都很可疑。而且她的信息里有挺多含糊的东西,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如果深入想的话,是可疑的。”

    “嗯,我知道了,会注意的,还有什么事?”叶祤问。

  &n孩子发作时两眼斜向一方,四肢无力,失去意识,这是不是癫痫病的症状?bsp; “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下她的下落。”欧阳的眼里有着沉痛。

    “嗯,我会派人手去的。会找到的。”

    “嗯,谢谢。”

    “我们俩还说什么谢?!”

    “嗯。”

    叶祤看着空旷的书房,秦郁,动机不纯?

    关上电脑,走出去。

    秦郁此时刚刚看完动漫,笑着进了浴室洗澡。

    突然,秦郁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两手食指与中指交叉竖着“影分身之术!”然后双腿在浴缸里蹬蹬蹬!

    没错,秦郁她………中二了!!!:-p

    秦郁在浴室里玩的很嗨,嗨到衣服都弄湿了。

    秦郁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就懵了,好吧,“叶祤!!叶祤!叶祤!”

    没人回答,恩,很好,不在。

    然后秦郁就围了条浴巾就蹦跶出了浴室。

    在衣柜里找了条蜡笔小新睡裙就准备套上。

    “咔嗒!”门开了?

    因为秦郁刚好解开了浴巾,扬开了睡裙,以至于叶祤一进来就看到了睡裙从秦郁脖子往下套的全过程。

    他还很清楚的看到,秦郁没有穿bra是的,她没穿!

    “哇!”

    秦郁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跳了一下。哇靠!叫个鬼啊!吓死我了!

    然后一不小心又发了福利,叶祤看到了乳摇。

    “咳咳。”叶祤掩饰尴尬。

    “回来啦!”

    “嗯,我去洗澡。”

    然后,秦郁就自顾自地上床睡觉去了。

  &n怎样根治癫痫bsp; 叶祤辛辛苦苦地洗完澡后打算和秦郁一起大战个五百回合,结果,她倒好,睡得不省人事。

    叶祤有个大胆的想法,哦,不,是做法,把秦郁身上的被子拿开。

    因为秦郁的睡相极其不好,本来到膝盖的裙摆就缩到了腰间,和长腿全都落在叶祤眼里,叶先生骨子里的邪恶因子就开始活跃了。

    叶祤吻住了秦郁的嘴,拖出小舌,细细地吮着,一双大手在秦郁的腰间揉捏,慢慢往上,在那两团柔腴上揉捏。

    秦郁此刻还不起来,就直接栽到花盆里算了。

    秦郁抓住叶祤做乱的手,“你作甚!”

    “找动力!”叶祤说着又动了起来。

    “唔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声娇吟刺激到了叶祤,大手抓住裙子领口一撕,衣服就碎成两片布料,剩下的那个小布料自然也就逃不过被撕的命运了。

    (心疼布料3秒,不是质量差,是叶祤暴力!)

    叶祤吻住秦郁的嘴,秦郁也懒得反抗,反正结果都一样@_@就不矫情了。

    在叶祤熟练的挑拨下,秦郁很快就有了感觉,就在秦郁感觉积攒到最高点的时候,叶祤突然急刹车,一脸坏坏地看着秦郁,“老婆,今天你主动!”

    “………”

    “叶祤,帮我。”

    “行为上的主动。”

    秦郁生涩地过去吻叶祤。

    “还不够主动。”

    “你别得寸进尺啊,叶祤。”秦郁恨恨地说。

    “嘿嘿,我不仅进尺,我还进丈了!”叶祤笃定会治到秦郁。

    秦郁突然笑的一脸的妖媚,扭着细腰,弯着脊背向叶祤爬去,吐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诱惑极了!

    一只细细的小手在叶祤胸膛上打旋,另一只往叶祤弟弟摸去,“今天,我想在门上!”秦郁在叶祤耳边吐着气。

 什么是癫痫小发作;   ⊙o⊙秦郁主动起来好妖艳哦!

    对于秦郁少有的要求,叶祤当然照做。

    把秦郁压在门板就动起手来。

    秦郁拉住叶祤的手,“别急,今天我要当攻!”

    说着一个反身,就把叶祤压在门板。

    一只小手压在门板,一只小手攀在叶祤肩上,一下一下地吻着叶祤精壮的身躯,故意在叶祤的敏感点上逗留。

    突然地,叶祤感觉自己被秦郁推了一下,想象之中的门板触感并没有到来,反而因为重心不稳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秦郁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房门锁了起来。

    门缝传出一张纸,“找你左右手去吧,叶先生!今晚就裸睡吧你!”

    叶祤不慌不忙地走向隔壁房,因为秦郁住的客房就在主卧隔壁,所以隔壁房和主卧的洗漱间是连接在一起的,但秦郁貌似不知道。(ps:秦郁住到叶祤房间是叶祤为了好照顾当时受伤的她)

    叶祤在洗漱间门把上扭了扭,来不了!!!不死心地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

    叶先生不淡定了!!!拍着门,“开门啊!老婆,我错了!!!开门!!”

    “认命吧,两个房间洗漱间的门是相通这件事半个月前我就无意中发现了,乖,有句歌词好像是这样的: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吧!晚安,叶先生!”秦郁背靠门,得瑟地说。

    说着,秦郁就回床睡觉了。

    叶祤想着,要不让管家送备用钥匙?算了,懒得等。叶祤拿来强力胶布,贴在玻璃上,几拳下来,胶布贴住的地方已经凹陷,叶祤撕开胶布,用袋子装好后,叶祤走到秦郁身边,“老婆,我来了!”

    现在可知背景:欧阳所说的可疑,是指秦郁到资料有极大可能被更改过。

    而让叶祤帮忙找她,也就是欧阳前几章里的那个妹子,是因为有一次看到了她的侧脸,可因为种种原因,欧阳不能追上,又不确定是不是,就让叶祤帮忙了。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