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考 > 正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3658章 番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河南新闻网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这个发现,让甘甘感觉自己不被罗军宝所信任。

    以至于,她现在也是一肚子的恼火。

    所以,本该在这个时候着急寻找罗军宝的她,索性连这个男人的名字也不愿提及了。

    他不是喜欢对面的酒店偷偷监视她和甘夜么?

    那他,就在那边监视得够好了!

    至于他什么时候才会回家,现在甘甘也不想管了。

    “甘甘,军宝那人有时候做事就是那么的没有逻辑性,你不要和他计较!夫妻嘛,偶尔磕磕绊绊总是有的。但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不管他吧?”

    趁着两个男人还在聊天,顾念兮又小声的劝说着。

    其实,如果这事情只是牵涉到罗军宝一个人的话,顾念兮才不想管呢!

    无奈的是,这事情现在还牵涉到甘甘。

    看她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笑过,顾念兮也难受。

    “念兮,你不懂!被人监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就好像在他的眼里,我随时随地都可能和甘夜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

    说到这的时候,甘甘又扫了不远处和谈逸泽聊天的甘夜一眼,接着说道:“我要真想和甘夜有点什么的话,当初也不至于嫁给那混蛋了!”

    越说越是来气,甘甘的眼眶都红了。

    生怕在这个时候再度提及只会让甘甘失态,顾念兮也没有继续纠缠。

    但她的心里早已计划着,这两天找机会去找罗军宝,看看这货是不是真连他的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入夜——

    罗军宝门卡一刷,“哔”一声,他在入住的这个房间的门就开了。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罗军宝的肩头明显的耷拉了几分。

    其实,这酒店的环境还算不错。

    尤其他现在所居住的,是这里的高级套房。

  &nbs石家庄治癫痫权威医院有哪些p; 当然,执行任务的时候,草丛里都能随便应对一个晚上的男人,也不是对居住环境要求那么严苛。

    之所以会选择这么一个房间,还不是因为这里方便他随时能看到家里的情况?

    再者,还能随时看到那个女人……

    进门后,他随便的倒了杯水,仰头灌进肚子里,暂时缓解了口干舌燥。

    紧接着,他便跳上了沙发,坐在落地窗前。

    从这个窗口上,直接看过去,就是他和甘甘所居住的小区。

    而这个位置,也正好能看到他们的家……

    此刻,罗军宝所做的,就是最近这段时间来最常做的——拿着望远镜,站在落地窗前追逐他想念的那个女人的身影。

    不过,今天她好像和甘夜出门了。

    家里,没有什么动静。

    就在罗军宝傻乎乎的张望了半个小时,以为他们应该不在家,正准备休息五分钟再继续之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甘甘……”

    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罗军宝不自觉的轻哼着。

    没错,眼下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正是让他这几天魂牵梦绕的女人。

    而赌气离家出走的罗军宝,每天都是靠着在这望远镜中观望着她才能坚持下来的。

    “臭丫头,都不会想我么?”

    这般静静的看着她,他总是会跟白痴似的,独自呢喃着。

    但,落于甘甘那张小脸上的痴迷眼神,在迅速下移之后立马染上了几分不悦。

    “干嘛洗完澡后穿得这么清凉?”

    此刻,在罗军宝视野中的甘甘,正穿着一身白色丝质睡衣。

    这,不就是上次他出任务回来时,在当地的商场给甘甘买回来的吗?

    当时,几个同去的人都说要给老婆带点东西回去。

    罗军宝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随他们几个进去了。

    但进去之后,罗军宝便北京癫痫病医院排名榜一眼相中了这套白色丝质睡裙。

    只因,这衣服的领口有些低。

    这不,就算罗军宝站在这么遥远的距离外,甘甘丝质睡袍下方的高耸,不还是清晰的呈现在他的视野里?

    光是这么看着,他的喉结就不自觉的滑动了几下……

    “坏女人,我不在家你穿给谁看呢?”

    其实,在甘夜也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之前,罗军宝一直都认定了甘甘这一身丝质睡衣是穿给他看的。

    然,甘夜抱着他们家的宝宝进入视野的时候,罗军宝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因为眼下他已经分不清,甘甘到底无意识换上这一身衣服,让甘夜眼睛吃冰激凌的,还是故意这么穿的。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罗军宝一肚子恼火。

    同样身为男人,他当然清楚那一身低领睡衣对男人有多大的诱惑力……

    而甘夜这货,从之前就一直觊觎他们家甘甘。

    这会儿,他不蠢蠢欲动的,罗军宝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还不快点回房间去?”

    此刻,罗军宝握着那望远镜的手,一直紧握成拳,像是正极力的忍着什么。

    可出现在他视野里的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气他。

    当这他罗军宝的面,这两个人都笑得面如桃花。

    再者,甘夜这货也没有避嫌的意思。

    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罗军宝只能掏出了手机,拨给了本来打算最近都不要拨打的那个电话号码。

    拿出电话的时候,罗军宝的视线还紧紧的黏在望远镜上头,如同做好了伏击准备的狮子!

    此刻,只要甘夜敢对甘甘做点什么事情的话,他绝对会一枪蹦了甘夜的!

    而另一头,电话响起的时候甘甘正和甘夜聊着甘老爷子的事情。

    据说,最近甘老爷子得了一副玉石做的棋子,正每天找人对弈。

    这不,刚才老爷子就给甘夜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赶紧回去陪他下两盘棋。

&nb治癫痫医院哪家最强sp;   而深知甘老爷子那个臭棋品的甘夜,又怎么甘愿送上门被老爷子玩?

    所以,他电话里一直强调着最近这段时间很忙。

    但电话挂断之后,他又担心甘甘误会他甘夜不想回去孝敬老人家,所以才和甘甘解释了一通。

    也正是从甘夜的嘴中得知了老爷子最近的趣事,甘甘才勉强有了一丝丝的笑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打断了她和甘夜的对话。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之时,她的眸色一暗。

    “是他?”甘夜一扫她的眸色,已经大致猜测出了点什么。

    “嗯!”甘甘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接吧,看看他有什么想说的!”甘夜的这一句,带着明显的怒火。

    辛辛苦苦守了那么多年的女人,被罗军宝拐走了不说。

    眼下,这该死的罗军宝还让他亲眼目睹了甘甘为他罗军宝伤心难过!

    此刻,将罗军宝抽筋扒皮的冲动甘夜都有了。

    随后,甘甘接通了电话。

    接听的第一时间,她并没有开口说点什么。

    其实,她就是想看看,这个无缘无故躲起来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话对她说的。

    怎知,电话另一头的他,开口就是质问。

    “甘甘,我买给你的丝质睡衣,你放到哪儿去了?”

    “放到哪儿去?你要问我的,就是这个?”

    甘甘的眸底,冷意腾起。

    电话那头的男子,斩钉截铁:“对!”

    “穿着!”扫了一眼身上的白色睡袍之后,甘甘坦言。

    而得到的,便是电话那边的男人怒斥:“脱掉!”

    “奇怪,我穿着睡袍,碍着你了?”

    稍作停顿之后,她又说着:“再说了,你现在也不在家。我穿或者不穿,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nb癫痫病人能长期在电脑前工作吗?sp;  “有关系!”而且还有很大的关系!

    这头,那握着望远镜的手,骨节泛着白。

    这表明,他吼出这一句的时候,已是满腔的怒火。

    而电话这边的甘甘,也将手机握得紧紧的。本能的,她是想想要抬头瞪罗军宝,以表达她此时的怒意。

    好吧,刚才罗军宝打电话问及这一身白色睡袍的时候,她便察觉到了这货可能就蹲守在对面酒店的那扇窗户前,盯着她看。

    其实,换上这一身睡袍,并非她的本意。

    最近,总是阴雨绵绵!

    洗了的衣物,晾了好几天都不干。

    而他们家的淘气宝宝,又在她的身上尿了好几泡。

    也因为这样,甘甘今天都找不到换洗的衣服了。

    无奈之下,她才找到了压在箱里的这一身睡袍。

    可她没想到,换上这一身睡袍,会让这看着像是想要逃避一辈子的男人主动给她打电话。

    此刻,甘甘真的很想抬头和他对视,用这样的行动来告诉罗军宝其实她已经知道他就躲在对面的那扇窗户后面。

    可她刚准备抬头的一瞬间,甘夜那边忽而对她眨了一下眼。

    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其默契程度也是其他人难以达到的。

    在甘夜眨眼的那一瞬间,甘甘立马明白了他到底是什么心思。

    于是,她刚准备抬起的头,又瞬间放下。

    本来一脸阴郁的她,也在这个时候对上甘夜,笑得老甜。

    看到甘甘这一记笑容之际,甘夜那边便快步的走到床边,将窗帘拉上了。

    这样一来,即便是手上有着时下最精良的望远镜的罗军宝,也没能再看到其他画面……

    这一点,让罗军宝瞬间暴戾的将手上的望远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此刻,他的脑子里不断跳跃出这两人穿着睡袍又拉上窗帘后,会做的某些事情……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