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信4G > 正文

华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飒沓如流星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河南新闻网

    8月6日下午,乔璐风尘仆仆地赶回港城,先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儿,再去店里吃晚饭。在她回到店里的时候,妹妹和她的两位朋友哭得稀里哗啦,可把乔璐给吓坏了。

    乔楠冷笑道:“到底是丫头片子,看个偶像剧都能哭成这样,唉!”

    孙瑞阳和魏成林也伏在桌子上嘿嘿笑——女生的泪点真是低到难以想象啊!

    伶牙俐齿的徐娜毫不示弱:“你们不也有看哭的时候么?”

    乔楠摆着棋子,说道:“是啊,小时候看‘秋风五丈原’那一段哭惨了!”

    孙瑞阳挠挠耳朵,接了下去:“梁山好汉打方腊的时候,哭得我两天都没吃下饭去。”

    好不容易想到两个场景,都被哥哥们说了,如果自己说不出来,是不是就输给女生们了?魏成林绞尽脑汁,终于想了起来:“三井寿跪在安西教练面前,说‘我想打篮球’的时候,我哭了!”

    “这些有什么好争的?不理他们了!”乔琳拉过徐娜,示意她不要再跟男生争下去。正好乔璐坐了下来,徐娜将她视作偶像,拉着她问个不停,也懒得理男生了。

    乔璐这才发现,小小的馄饨馆明显分成两派,乔楠在跟孙瑞阳下象棋,魏成林趴在桌子上,聚精会神地观战;三个女孩子坐在靠近电视这一边,乔琳虽然哭得稀里哗啦,但是将遥控器攥得紧紧的,显然是怕哥哥把它抢走了。

    乔琳还是很伤心,一顿一顿地说:“月如死得好惨!”

    魏成林安慰道:“你别伤心啦,反正她在第二部里面又活过来了。”

    “当真?”

    “谁骗你?这个游戏我好几年前就玩过了,不过单机游戏没意思。”魏成林说道。

    乔琳这才破涕为笑,脸上还挂着两条泪痕。

    “你呀,玩不到《仙剑》的精髓,就说它没意思!”孙瑞阳侃侃而谈:“《仙剑》突破了以往武侠的局限,构建了一个更宏大的世界观,故事性更强,音乐也很好听。而且,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主题诗,这又继承了中国传统小说的特点,一定能成为经典的单机游戏。”

   &n全国癫痫病治疗哪家好bsp;乔琳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又冲着三个男生问了一句:“到底好玩不好玩?”

    “好玩!”三人异口同声,不过乔楠是敷衍,魏成林是无奈,只有孙瑞阳说得很真挚。

    “那我要玩!”

    “你什么时候数学能考到120分再说吧!”乔楠乐呵呵地给妹妹浇了一盆冷水。

    乔琳犀利地瞪了哥哥一眼,乔楠则得意地吹起了口哨。乔琳磨了磨自己的虎牙,森然说道:“惹我,你会倒霉的!”

    话音刚落,徐威闯了进来,他跑得满头大汗,扬起了手中的数码照相机,说道:“你们快看,我哥从日本给我带回来的,500万像素呢!”

    几个小孩迅速围了上去,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地喊着“我看看”,活像一只只龇牙咧嘴的小狼狗。徐威怕他们弄坏了,举得老高,说道:“先往后退退,一个一个来!”

    总算恢复了一点点秩序,徐威脸上的汗出得更多了。乔建军把后厨整理完,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徐威“咔嚓”一声,给他照了一张相。

    “来来来,看看我这相机反应速度多快,照得多清楚!”徐威无不得意地炫耀道。

    魏成林手疾眼快,一把抢过相机。偏巧孙瑞阳凑了过来,二人撞在一起,“啪”一声,相机落在地上了。

    空气瞬间凝固了,魏成林生气道:“你为什么撞我?”

    孙瑞阳尴尬地说:“谁让你没拿好?”

    “明明是你撞了我,它才掉到地上的!”魏成林被冤枉怕了,生怕别人再冤枉自己,竭力为自己辩解着。

    孙瑞阳也有点生气了:“明明是你不认真,如果你拿在手里稳稳的,怎么可能掉在地上?”

    “连你也来冤枉我!!!”魏成林一声大吼,在地上哆了一脚:“同学做了坏事常常诬陷我,怎么连你也这样!”

    看来魏成林是真的着急了,鬓角已经渗出汗珠来。孙瑞阳气得将头转向一边,平静了三秒钟,才说道:“好吧,刚才确实是我撞了你,我跟你道歉。如果摔坏了,修理费咱俩一人一半——不,我出六成,你出四成,行不行?”

    魏成林用胳膊擦了一下泛红的眼圈,算是默认了。徐威早已把相孩子突然一阵一动不动,眼睛泛白,牙关紧闭,大约有4分钟,孩子这是患上了什么病啊?机捡了起来,说道:“就算是摔坏了,我堂堂徐公子会让你们俩赔么?”

    他捣鼓了一下,又说道:“一点儿事都没有,别哭了啊!”

    孙瑞阳和魏成林还是不开心,乔楠给孙瑞阳使了个眼色,他才挽住了魏成林的脖子,说道:“徐威哥都说没事了,别生气了。”

    魏成林甩开了孙瑞阳,还是委屈得不行,让孙瑞阳也很尴尬。乔建军擦了擦手,过来打圆场:“哎,别闹别扭了,难得徐威拿相机过来,我给你们一起照张相好不好?”

    “好!”乔琳第一个响应爸爸的号召,开心地拍起手来。孩子们都找到位置坐下,冲着镜头比起了胜利的手势。本来男生、女生分别坐在两列,但是在乔建军按下快门前,徐威一个潇洒的凌波微步蹿到了乔璐身边,冲着镜头灿烂地笑了起来。

    照片拍完了,刚才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孩子们又玩起了相机。乔琳一下子就翻到了刚才拍的照片,赵琳琳凑过来,夸张地大喊一声:“哇,徐威哥跟乔璐姐好有情侣相啊!”

    平地炸起一声雷,乔琳叫苦不迭,一把按住了赵琳琳的嘴,可慌乱中相机差点儿脱手,多亏乔楠手疾眼快,才把相机给接住了。

    徐威叫苦连连:“我今天就不该把相机拿过来!”

    乔楠黑着脸训斥乔琳:“刚刚摔过一次,你还不长记性,还想再摔一次?”

    乔琳再度磨了磨自己的虎牙,让自己看起来凶狠无比:“你再教训我,就会倒霉的!”

    乔楠“切”了一声,手机就响了。他一看手机,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众人早就忘了追究乔璐和徐威了,眼巴巴地看着乔楠:“发生什么事了?”

    乔楠把手机装进口袋,说道:“我得回部队了。”

    众人全傻眼了,乔琳也不顾刚跟哥哥吵过架,拽着他的胳膊,哭唧唧地问道:“怎么这么快?不是说能住半个月吗?”

    乔建军也很难受,但是他理解军人的处境,问道:“是不是哪儿有突发情况?”

    “中部突发洪水,所有休假一律中止,要立刻赶回部队。”乔楠简单地说道。

    一时间,馄饨馆陷入沉默,还是乔璐提前反应过来宜宾羊羔疯正规医院,说道:“那,那我先打包行李。”

    徐威很失落地坐了下来,翻看着刚才拍的照片,说道:“还好,你走之前咱们总算拍了张合照。”

    乔楠笑道:“还是你会挑时间。等哪天洗出来,让我爸挂在店里。”

    徐威说道:“还用你说?哪张合照我没送过来?”

    店里还是一片低气压,而乔璐已经回了一趟家,把弟弟换洗的衣服全都拿了回来。乔楠的背包就放在馄饨馆的里屋,她麻利地将衣服叠好,整整齐齐地放在背包里。又用塑料袋装了一些常备药,一样一样地告诉弟弟:“这是藿香正气水,如果有中暑的症状就喝一瓶;这个是布洛芬颗粒,专治发烧的;ppa是管拉肚子的,这些清凉油涂在身上防蚊虫…”

    乔楠握住姐姐的手,笑道:“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担心我。”

    乔璐抽出手来,偷偷抹了一下泪珠:“在我眼中,就是小孩子。”

    乔楠抱住姐姐,温柔地说:“哎哟,只比我大两岁的小姐姐,怎么像妈一样唠叨了?你出国的时候不能去送你了,你别怪我啊!”

    “说什么呢?怎么会怪你?”

    这个闷闷的弟弟是什么时候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呢?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吧!乔璐看着弟弟的眼睛,认真地说:“到这种时刻,我真希望你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勇敢,遇到危险不要硬着头皮往上冲…算了,反正跟你说这些你也听不进去。”

    乔楠乐了:“还是姐姐最懂我。好啦,说一千道一万,总之你不要担心,我又不是傻子。”

    乔璐脱口而出:“你怎么不是傻子?”

    “走啦,我到了之后给你们保平安。”

    乔建军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此时才说:“不等你妈回来?”

    乔楠的目光立刻黯淡下来,他强笑着说:“不了,省得她再哭哭啼啼的,我路上给她打个电话。”

    乔建军遂点头同意:“也好。”

    沉默片刻,乔建军拿出一叠葱油饼来,仔细地装在保鲜膜里,又装了几根火腿肠,塞到儿子背包里。

    乔楠刚想说“江西癫痫哪里治的好不要麻烦”,却欲言又止。父亲似乎明白儿子的心思,头也不抬地说:“得坐整整一天的火车,哪儿能光吃方便面?葱油饼都是烙好的,酥脆酥脆的,饿了就掰一块吃。我在袋子里装了一点钱,你在车上买盒饭吃。”

    “嗯。”乔楠拧了拧鼻子,闷闷地答应了一声。

    外面还有一堆沉默的小孩,孙瑞阳盯着还未下完的棋,感到很惆怅。赵琳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乔楠哥,眼里一直含着泪水。乔琳撇着小嘴很不开心,徐威的数码相机就放在她跟前,她却连看都不看。

    乔琳很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诅咒哥哥“会倒霉”?她祈祷的好事从来都没这么灵验过,偶尔诅咒哥哥一次,就被天上的神仙听到了。

    乔琳忍不住双手合十,真心地祈祷:“全世界的神仙大人,你们都要保护我哥啊!”

    乔楠哭笑不得,弹了妹妹脑瓜子一下,朗声道:“你们都怎么啦?我就是返校而已,干嘛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乔琳立刻跳起来捂住哥哥的嘴:“不准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乔楠很轻松地躲开了,大踏步走出了店门。徐威追了出来,说道:“我去打个车,送你到车站。”

    “不了,你们送得越久,心里越难受。”

    徐威深知如此,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叮嘱道:“那啥,别挂了。”

    乔楠踹了他一脚:“去你的!等我回来继续打魔兽,看我不虐死你!”

    “好,一言为定!”

    乔楠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了暮色里。前方是需要他拯救的百姓,而他身后,站着他最坚实的后盾——他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

    要离开他们,自然有很多不舍。前面是一条险路,要披荆斩棘,浴血奋战,但是走到路的尽头,他会如神兵天降,成为百姓心中最为信任的保护神;而他坚定的背影,会激励他身后的这些孩子们,他会成为他们心中威风凛凛的大英雄。要走,就走得潇洒一些!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乔楠露出微笑,更加坚定地迈向了远方。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