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热图 > 正文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1901章 苏雯偷听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河南新闻网

    看着兰兰走出去,云诗彤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她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这兰兰本来对她还是有一点面子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有误解?不管发生了什么,兰兰说的那几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对于云诗彤来说,那简直就是耻辱的挑衅。-..-

    其实她回来只是拿东西的,被兰兰这么一打扰,反而不想回去上班了,兰兰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云诗彤也很好奇,直接去问段飞有点不合适,她想到小酒。小酒对段飞和兰兰的过去最熟悉,他肯定知道兰兰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而与此同时,兰兰离开汤臣一品之后,径直去找了赵烟媚,本来她不应该到赵烟媚家里去的,毕竟此时她的身份还不明朗,跟任何人相处都要特别当心一点。可是要跟夫人联系还就得到比较保险的地方,赵烟媚的家隐蔽,而且也屏蔽了外面的监视,是比较合适的。

    赵烟媚显然没有想到兰兰会来,惊得张大嘴巴:“使者?您怎么来了?”

    兰兰一步跨进去,低声道:“我要用用你的线跟夫人联系,别的地方不安!你出去一下吧,等会儿再回来好了!”她的意思很明显,跟潇湘夫人的联系,是赵烟媚不方便听到的。对于她的指示,赵烟媚自然是非常清楚,连连点头,把连接线的地方指给兰兰以后,马上就离开了自己的家。

    其实兰兰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赵烟媚在‘门’口等一会儿也就算了,可她不想在事后再跟兰兰打‘交’道,干脆就躲得远远的,跑到了离家有一段距离的超市去,这样可以让兰兰彻底地对自己放心,又能避免跟她过多接触,是个好办法。

    让赵烟媚没有想到的是,苏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探望自己,她把车子停在对面,在车里看到赵烟媚朝超市方向走去了,连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她也只好作罢。车上放在她给老妈买的衣服和水果,从后备厢里拿出来以后,苏雯就提着回到了家。

  &如何治疗癫痫比较好nbsp; 因为知道妈妈不在,苏雯也没有说话,进‘门’把东西放到了桌上,然后在外面倒了杯水喝。也就在这个时候,苏雯听到妈妈的卧室里传来了声音,妈妈明明不在,怎么会有人在里面?这让苏雯吃惊不小,马上躲到了屏风后面,耳朵凑进去,想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我们跟金飞向来不合,他为什么要拉拢我呢?”兰兰道:“这分明是他为了争取段飞才下的‘诱’饵,另外一个就是,他不知道我的地位!”

    苏雯本来只是想确认下人是谁,可听到了关于段飞的消息,脑子里顿时活络起来,这‘女’人是谁?她跟段飞是什么关系?早前听说段飞遇到危险,后来跑到美国去了,怎么又听到“‘诱’饵”这样的话?

    好奇心促使苏雯继续听下去,暂时倒是把自己的危险给忘记了。

    “真的吗?太好了,只要他是我的,任何事情都好办!不怕他不爱,只怕他放弃……要我低调一点跟着他吗?为了打探金飞的真正目的?好。没问题!还有前面说的,戒指的主人已经明确,我让詹姆斯去办了,接到人后马上送到您那里去,好!我会小心的。还有其他要求吗?抓住段飞的心?好的,我会努力的,不过这得干掉云诗彤,我看他的心思已经被拉过去不少了!好的,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处理掉她,放心吧!”

    她在里面说得轻描淡写,外面的苏雯吓得手脚发凉,怎么这个人又要对付云诗彤?她到底是谁?

    这么一着急,手里的茶杯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里面的人马上道:“赵姨,是你吗?”

    “啊,是……”苏雯这么答了一句,心慌地把杯子捡起来放到桌上,然后着急地打开‘门’,想想不行,起码要知道这人是谁啊!于是转过头,蹑手蹑脚地又转回来,打开妈妈的衣厨缩了进去。

    兰兰并没有多想,她以为是赵烟媚好奇要听到她和夫人的对话,其实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听到又能怎么样?她之所以让赵烟媚出来,是想让她放哨河南癫痫病重点医院排行榜,免得有其他人闯入而已。听到她开‘门’离开,兰兰这才放下心里,松了口气:“对不起夫人,是赵姨,现在她走了!她?应该还好吧?总之个个都很谨慎,对,我理解!我会尽快把白静给你送过去,好,知道了,谢谢!”

    收了线,兰兰把东西恢复原状,这才走出‘门’来,四下看看,眼睛落到放在桌上的水杯,不屑地笑笑,离开了。

    等她离开好久,苏雯才从衣厨里出来,小心地朝外面张望了一会儿,又跑到妈妈的卧室里,听那个‘女’人刚才的声音,好像是在这里电话,可妈妈这里什么都看不到,难道是手机?正找着,外面的大‘门’“吱呀”一声开来,苏雯吓得赶紧跑出去,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

    赵烟媚推‘门’见是苏雯,不由一怔:“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买了件衣服,还带了点水果来吃!”苏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妈,你到哪里去了?‘门’都不锁!”

    赵烟媚指了指外面:“我去超市转了转,去了发现没带钱,这才回来了!雯雯,你刚才进来,这里没有人吗?”

    “没有呀!”苏雯紧张地道:“难道这里刚才有人吗?”

    “啊,没什么!”赵烟媚笑道:“除了我,基本上也不会有人来看我,就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也才这么长时间才来一趟!”

    苏雯僵硬地笑笑:“妈,你要是觉得寂寞,可以找个男朋友,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去你的吧,都一把年纪了,还找什么找?”赵烟媚打趣道:“我这辈子恐怕就只能指望你了,别想偷懒!”

    苏雯摇了摇头:“我还真不是偷懒!妈,你长得年轻漂亮,说你现在三十岁都有人信,别把自己包得太紧,现在二婚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瞧你说的!”赵烟北京癫痫正规医院媚嗔怪地道:“你这还没有着落呢,我急什么?反正这么多年都一个人‘挺’过来,也不在乎多等几年。等你结了婚,有了孩子,没有心事了我再说!”

    苏雯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搂住:“妈,你就别给我增加压力了,段飞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恐怕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结婚了!”

    说到这个,她自己伤感,赵烟媚也有些不忍:“其实,你跟他就是定了那么场不尴不尬的婚,反正他是已婚的,你没必要死守!”

    “你觉得,我只是为了死守那个吗?”苏雯苦笑:“总之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比段飞更让我心动的男人,等到哪一天找到了,我会毫不犹豫地去追求的!”单恋很苦,这滋味别人是无法体会的,可怜苏雯满心里都是段飞的影子,而他却始终与她保持着不近的距离。

    见她这么说,赵烟煤叹了口气,没有再说别的。

    自从苏家小园林的事情结束以后,她跟苏雯的关系开始慢慢复苏,尽管苏雯在很多事情上依然不相信她,却也不耽误她做个好‘女’儿。

    又跟妈妈寒暄了几句,拿了些吃的,苏雯这才离开了赵烟媚的家,驱车到自己的小家去了,她一路上心跳都很快,好容易到了家,她关上‘门’,马上就拨通了段飞的手机。话说段飞此时正跟白静、烈龙在一起,赵惠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白静也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三个人还在研究赵惠可能的去向,段飞心里有方向,却是说不出口。

    一旦把兰兰暴‘露’在别人的枪口之下,她将遭受很多非议,这是段飞不想看到的,可眼睁睁看着烈龙刀削一样瘦小区,他也是不忍。

    苏雯的电话,暂时缓解了段飞的尴尬:“雯雯?”

    “段飞,我有话要跟你说!”苏雯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颤抖:“刚才去我妈家里,我听到一个‘女’人在打电话,说为了得到你,要对付云诗彤!我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个子很高,但我不知道她是得了癫痫病有哪些常见的原因谁,好像是妈妈的朋友!”

    段飞抿了抿嘴‘唇’:“是穿蓝‘色’连衣裙吗?”

    “是!”苏雯道:“你知道是谁了?哎,那太好了!她说要让云诗彤彻底消失,还说要配合你之类的!”

    虽然这些话并不完整,不过段飞也能大体猜得出来,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雯雯!”

    “谢什么?我总归不想看到你出事的!”苏雯道:“你答应我,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要云小姐,知道了?”

    段飞微微点头:“知道了。你听到这些话,她有没有看到?你也要小心!”

    看来,兰兰刚才是去了赵烟媚那里,虽然段飞不知道苏雯是怎么听到的,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要叮嘱苏雯几句,对于兰兰,他越来越看不透了。这丫头胆子不小,而且敢跟他对着干,如果没有背景,她不会是这个样子,只是到底有什么目的,段飞还无法猜得出。

    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白静关切地道:“怎么了?苏雯找你什么事?”

    “是兰兰!”段飞叹了口气:“关于赵惠这件事情,我一直难以启齿,兰兰肯定跟这事有关系,只是我现在没有证据,也不知道她到底把赵惠‘弄’到哪里去了,不敢轻举妄动!”

    一听他说这个,烈龙忽得站了起来:“是她?娘的,老子‘弄’死她!”

    段飞一把将他拉住:“行了,我来处理!”

    “你怎么处理?她是你的‘女’人,你这人对‘女’人比对自己的老爹都亲!”烈龙不客气地道:“我不同意,如果她真的对惠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